當前位置:首頁>新聞動態>正文

孩子問“我為什麽要上學”,這位老師說了6個原因

來源:奶茶视频教育 發布時間:2018-11-22 03:09

很多老師家長一定非常苦惱!孩子不願意上學,苦口婆心地講道理,孩子嫌嘮叨,不願意聽;嚴厲地警告,又容易產生逆反心理……“軟硬不吃”這可怎麽辦?

今天,我們教學指導專家冷玉斌老師一起來探討探討“為什麽要上學”這個問題!

冷老師曾經講述給女兒6個原因,一起來看看他說了什麽吧!

01

為了成為一個人

有一部很好看的電影:《奇幻森林》,它改編自英國作家吉卜林的《叢林之書》,主角就是那位狼孩。

或許從“狼孩”身上,可以看到一些與“上學”或者“學習”有關的東西,在她們剛被發現時,生活習性與狼一樣:用四肢行走;隻知道餓了找吃的,吃飽了就睡;不吃素食而要吃肉,並且不用手拿,放在地上用牙齒撕開吃;不會講話,每到午夜後像狼似地引頸長嚎。

卡瑪拉經過7年的教育,才掌握45個詞,勉強地學幾句話。她死時估計已有16歲左右,但其智力隻相當3、4歲的孩子。

你覺得,她們是“人”,還是“狼”?為什麽?

對小朋友來說,開始的時候,在生活,就是在學習。我們學習,就是為了成為一個人,是 “學習”讓“人”最終成為了人。

什麽樣的人才是“人”,這倒不是一個小問題,三句兩句講不清,簡單說,起碼有兩件事,是人所具備而動物沒有的,一是“語言”,二是“思維”。而它們與“學習”是緊密相關,人不學,無以言;人不學,無以思——你會發現,很多獸孩最初被找到時,都不會說話,也聽不懂他人的話,和野獸在一起的時候,他沒有任何人類語言的接觸,更不用說學習了。

因此,我想對你說的是,不管在哪裏,和誰一起,人都是要學習的——乃至可以說,人天生是會學習的物種,為了生存,為了生長,為了生活,他就必須學習。

02

打開一扇扇可能性的大門

那一天,奧巴馬先生來到一所中學演講,他告訴孩子們為什麽要上學。他說這是每個人的責任,對自己的,對國家的,對世界的,並且,不要害怕失敗。

演講裏有這樣一段,我以為很有力量,與你分享:

你們中的每一個人都會有自己擅長的東西,而發現自己的才能是什麽,就是你們要對自己擔起的責任。教育給你們提供了發現自己才能的機會。或許你能寫出優美的文字——甚至有一天能讓那些文字出現在書籍和報刊上——但假如不在課上經常練習寫作,你不會發現自己有這樣的天賦……

你在“好書推薦”活動中,進行了五分鍾的演講,我看見了你身上有無數的可能性在發生。如果沒有學校,沒有“上學”這件事,這種可能性不能說沒有,可是,它未必有這麽豐富,有這麽鮮明。到底,人是在一個群體裏,在交往與合作中,成為命中注定的那個人。

在 “知乎”上,我曾看到一項問答,好像是問為什麽地球最終會誕生出人類,得到最多讚同的答案就是:可能性。

既然地球誕生人類是為了給它可能性,那每一個人就應該給地球最熱烈的回應,還它以可能性,毫無疑問,做到這點的唯一道路就是給自己可能性。惟其如此,你的生命需要構築,年輕或者年幼,總有很多可能性出現在麵前,來到學校這個地方,就是為了“發現你的才能”,打開這一扇扇可能性的大門。

03

經曆生命中最積極的時刻

“人為什麽要到學校學習”,我找了找資料,嘿,別說,真的有人思考並回答了。還不少。

一位來自法國,已經是位老爺爺了,他叫阿爾貝·雅卡爾,是位遺傳學家,擔任過國家教育部長。他提出了特別有趣的“雅卡爾教授憲章”:

不要說:你去上學,是為了學習大綱裏的東西,為考試作準備,以後投入積極的生活中。而要說:在學校,你經曆的是你生命中最積極的時期,你學會提問題,構築你的智慧。

我很喜歡他後麵這個“而要說”,我相信,每次我說可以不去你卻立刻改口並不是擔心什麽畏懼什麽,而是,在每天的學校生活裏,在與同學們共同度過的光陰裏,你總會經曆一些生命中最積極的時刻,即使是你未曾留意的,它們也在悄悄驅動著你、塑造著你、成長著你。

上學,也沒那麽可怕不是?或者說,如果上學真的可怕,那也不是“上學”本身帶來的,那是其它深層次的東西帶來的,對於這些東西,要反複思考的是學校、是校長、是老師,或是其他什麽人,總之不是你。

04

帶來文明的延續

還有另一位先生也談了這個問題——日本文學家大江健三郎,他可是獲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的了不起的人物。為什麽必須上學呢?大江先生說在他此前的一生,有兩次考慮過這個問題,都得到了意味深長的答案。

第一次是一個偶然事件,才10歲的大江得了重病差點死掉,就在這種情況下,他從媽媽的話語得到一個答案:

如果我隻是獨自地走進森林,拿那裏的樹木與我的植物圖畫冊裏的樹木做比較,那麽我就不能代替已經死去的孩子,成為一個新生的孩子,與那個孩子一致的新生孩子。所以我們大家都得上學,一起學習和做遊戲。

他自己都說這個想法“有點兒怪”,大概你暫時也難以理解,我稍微解釋一下,他的意思是指“上學”帶來了一代人與一代人之間的傳承,這種傳承不僅是知識的傳遞,更是文明的延續,這才是人類能夠在地球上綿延不絕長久存在下去的原因與前提。

大江先生的第二個答案得自兒子,他的兒子Hikari出生時腦子有點殘疾,入學後很不適應學校生活,但很快他遇到了同樣厭惡喧鬧的一位同學並結為好友,他們彼此扶助彼此支持,最重要的是,在與好朋友一起聽收音機的過程中,Hikari發現他對音樂有很強的理解力,自此,音樂成為他與人溝通的最重要的語言,直到長大。

大江先生感慨地說,對於音樂,它的幼芽隻有在學校才能萌發出來,“不隻是日語,自然科學和數學,還有體育和音樂,也是深刻了解自己與別人交流的必不可少的語言,也包括外語”,為了學習這些,孩子們就必須上學。

也許,我可以告訴你,第一回讀大江先生這篇文章時,我流淚了,除了少年大江和Hikari的故事給我帶來的深深感動,我對他的兩個答案又特別認同,更有一點,我忽然發現,原來“上學”是這樣一個可以並值得用生命去思考,用心靈去感受的事情——在學校裏,一個班的孩子和我一起,上學、讀書,但我們從來沒有一起坐下來,安靜地想一想,給自己一個答案。事實上,當想到這裏,淚流得更厲害了。真難為情。

05

享受和所有孩子在一起的幸福時刻

如今人們談論的“上學”,內涵更加豐富,形式也會很多元,比如“在家上學”,比如網絡學習,做老師的與做學生的,都隻需要一台電腦,還有擱電腦的一張桌子——要是用平板電腦,哦,天哪,連桌子都不要了。

但是,實際上,你要知道,就人類的曆史而言,學校是一個了不起的發明,是一個在全世界得到推廣的成功模式。就好像有些孩子向一位教育家提問,“為什麽學校枯燥無味”,這位叫格倫德爾的蒂賓根大家教授對他們說:

孩子,這個問題提得不對。學校本身根本不枯燥無味,更不是成年人想出來折磨孩子的。不過學校有好有差,這完全取決於各個教師的授課質量,或取決課程表的安排情況。

好在,我知道,說到底,隻要學校裏的小朋友在一天,學校就不會是那麽枯燥無味的。據說,這唯一不由校方提供的資源,恰恰是所有的孩子在上學時真正幸福的源泉。

06

經曆上學路上最難忘的故事

說說我自己吧。

你猜猜,要是讓現在的我回想“上學”這件事,最快樂最難忘的片段是什麽?大概你是猜不到的,我說的是“上學路上”。

路線明白,目標明確差不多十五分鍾走到,可你要知道,當年那個小男生每天都有把上學之路變成冒險經曆的本領,他所路經的每個岔路口,都有延展出一個新故事的可能。

很久以前,我就有了“不走尋常路”的追求——一路上,跳起來夠一夠永遠夠不著的籃筐,翻越過斜坡,鑽過大橋洞,那條並不寬闊的街道,兩旁都鑲著岩石,凹凹凸凸是天然的攀岩場——很多年以後才知道當時我們一班小屁孩每日必行爬上爬下的那回事,有這麽個專有名稱。

水果攤一向不被喜歡,從那裏男生女生就分道揚鑣,我們爬下坡,竄進小巷,像最好的戰士那樣,在一處又一處巷口發起一波又一波衝鋒,直到灰頭土臉,筋疲力盡,可怕的是,在此時,學校的鍾聲從遠處悠悠傳來,這是總攻的號角……對了,還有電影院,玻璃框裏的海報是我最初的觀影啟蒙,上學路上繞個道兒欣賞一番,實在是美事一樁。

唉,那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兒了,可我一直還記著。

我們都應該去上學

如果,可以重回小時候,我願意在那條路上等待那時的我,直到他出現,在他要跑下坡的時候,我一把攔住他,不為別的,我就隻問他一件事:“你說,你為什麽要上學?”我不知道他會怎麽說。我替他想一想,估計就算隻是為了這一段路上的快樂,他當時也一定不會拒絕上學的。

或者,我是不會叫喊著把他攔住的,把他嚇著了怎麽辦。在那已經永遠消失的上學路上,我就遠遠地看他,用力地把他記住,像對一位永不再見的老朋友。

看起來,後者更可能也更恰當些,正是此後十數年的學校教育,讓我明白了在不同情況下我該怎麽安排我自己,選擇做正確的事。從這一點,我們都應該去上學,是學校幫助每一個人將智慧變為工具,尤其在你喪失信心、認為不再會有進步、沒有任何可能的時候,幫助你度過所有思慮世界、懷疑自我的時刻。

——這才是人之為人的決定性時刻。這就是學校之於人的最大意義。這也是我們必須去上學的最佳理由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6 www.dcmetrotransi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4022644號 免費電話:400—656-8979

平台已提供153135932次服務